快捷搜索:  

考古大门常掀开,开采工地“潮”起来

"考古大门常掀开,开采工地“潮”起来,这篇新闻报道详尽,内容丰富,非常值得一读。 这篇报道的内容很有深度,让人看了之后有很多的感悟。 作者对于这个话题做了深入的调查和研究,呈现了很多有价值的信息。 这篇报道的观点独到,让人眼前一亮。 "

阅读提示

基于文物安危等因素考虑,以往,发掘中的考古遗址多神秘且“门禁森严”。现在,考古的大门逐渐敞开,越来越多游客有机会到考古工地去看看。

一手拿着洛阳铲,轻轻地刮土切土,一手使用毛刷,小心翼翼地刷掉文物上的浮土……在河南巩义双槐树遗址考古工地体验区,游客们过了一把考古瘾。

“这比去景点游玩有意思多了。”从福建带女儿来此游玩的吴颍洛说,以前旅行都是走马观花,这次陪孩子来考古工地,近距离感受几千年前的文明成果,亲身体验考古流程、开考古盲盒,是一次难忘的经历。

近来,亲历古迹、进入考古发掘现场、到考古工地去看看,渐成文旅新趋势。《2023年度我国考古遗址公园运营报告》显示,全国55家公园2023年接待游客总量超过6700万人次,同比增长135%。从高冷走向大众,考古正在褪去神秘面纱,进入更多人的生活(Life)。

考古工地“潮”成旅游(Travel)胜地

三大考古工地同时开放、考古教授现场讲解、游客亲身体验考古发掘和绘制彩陶……今年(This Year)“五一”假期,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举办的考古工地公众开放日现场,不仅有科普、参观、体验等环节,散落在草坪上的帐篷、招揽观众打卡的摊位、琳琅满目的非遗文创产品,更是将考古工地变成了度假胜地。

“以往,基于文物安危等因素考虑,发掘中的考古遗址多神秘且‘门禁森严’,极少对外开放。”郑州历史(History)文化(Culture)爱好者王元尚说,“没想到,遥远又神秘的考古现场也能对公众开放,太惊喜(Surprised)了!”

谈及考古工地对公众开放,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有关负责人表示,文博工作者既承担着考古发掘、学术研究等工作,也肩负着社会(Society)传播、让大众共享考古成果的责任。让更多人有机会进入考古现场,实地感知中华文明的博大精深。

“来到这里,像是从现代穿越回了历史(History)。”在开封州桥及汴河遗址探方中,工作人员正在进行(Carry Out)遗址加固作业。穿行在探方外,游客跟着讲解员的步伐,认真聆听发掘进程和成果。作为一处正在发掘中的考古遗址,过去4年,州桥及汴河遗址边发掘、边保护、边建设、边展示,达成与公众共享考古成果。

“4年来,有约5万人走进这里。”州桥及汴河遗址公众研学示范基地教师朱彦蓉介绍说,这里有专人讲解考古进程及成果,游客还能“围观”考古工作者发掘过程、目睹文物出土过程、体验盲盒“土层寻宝”和“文物修复”的乐趣。

“颜值”与“内涵”齐头并进

河南是全国文物大省,截至目前(Currently),全省已有14座遗址博物馆建成开放。在丰厚资源的加持下,该省考古旅游(Travel)逐渐兴起。

记者了解到,郑州市举行的考古工地公众开放日,3天内吸引了近万名省内外观众走进巩义双槐树遗址、荥阳青台遗址和大河村遗址。今年(This Year)3月入选2023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的河南永城王庄遗址,近期也迎来多批次研学的中小学(Primary School)生(Students)。安阳开展的6批考古志愿者招募活动,已经有数百人参加……考古逐渐走出曲高和寡,成为一种全民参与的文化(Culture)体验。

为便于公众参观,河南省文物部门还在考古探方上架大棚,四周建栏杆、筑栈道。同时,建立公众考古研学示范基地,构建以文物探挖为核心、学术交流为基础、观览探玩变产业的全新文化(Culture)研学产业模式,让考古遗址“颜值”与“内涵”齐头并进。

在河南省博物院文保中心副主任、文物修复师杜安看来,考古旅游(Travel)达成了让文物发声、让历史(History)说话、让文化(Culture)发力,对考古工作和公众来说是一种双赢。

杜安介绍,考古旅游(Travel)是以考古现场、考古遗址(公园)、出土文物、博物馆等为主要参观对象,在此过程中,游客有机会亲自使用洛阳铲等考古工具制作可能修复文物(复制品)。“眼前实物加上通俗易懂的讲解,实证式的中华文明就会呈现在游客的眼前,与纯粹的文化(Culture)说教大不相同。”

“参观考古工地,十分符合当下最受欢迎的沉浸式和参与式旅游(Travel)形式,拓展了文化(Culture)旅游(Travel)的空间边界,推动文物保护和文旅融合向更深更广维度扩展。”杜安说。

把考古和保护放在第一位

“考古与旅游(Travel)结合,是否会对正常的考古生态产生影响?”面对考古旅游(Travel)热席卷而来,一些人提出了担忧。

首都大学(University)考古文博学院教授徐天进也表示,现在各地涌现的考古遗址公园建设,一方面,把遗址整体保护下来了;另外一方面,也存在过度建设问题,使得考古遗址公园太像公园,丢失了其特有气质。

不少业内教授学者呼吁,在推动考古旅游(Travel)“热”的同时,还需要把握好文化(Culture)上的“冷”思考,守住文化(Culture)底线。“考古旅游(Travel)还是应该将考古放在第一位,将文化(Culture)传播作为落脚点,展现考古活动、遗址、文物背后的丰富内涵。”河南省社会(Society)科学院历史(History)与考古所研究员师永伟认为。

师永伟建议,在保持一个个探方、一件件文物、一处处遗址原有风貌基础上,加重保护与修缮,以古朴原真的特色达成文化(Culture)传承。考虑到考古旅游(Travel)产品的特殊性,旅途中应强调学习,配备具有考古专业知识的导游,向公众传递遗址的历史(History)价值和出土内容的重要意义。

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刘海旺认为,一方面,要针对考古工地和遗址的重要性和代表性采取不同的保护和利用(Use)措施,例如,具有城市历史(History)发展节点意义的城门、桥梁等遗址,要进行(Carry Out)原址保护;另一方面,也要通过活动策划、社区营造等方式,配套相关基础服务设施,对周边环境进行(Carry Out)绿化美化,面向大众开放,使遗址集培育、科研、游览、休闲等多项功能于一体。“总而言之,要让文化(Culture)遗产既‘守’得住又‘活’起来。”

游客,文物,考古遗址,遗址,考古工地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赞(660) 踩(78) 阅读数(8430)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